在下柳某人

我只是需要一场永眠,那场永梦里有阳光,书香,糖果和三月兔那场不结束的茶会,那里有零食,有漫画,有我爱的游戏机以及永远不会看腻的番剧,那里有我爱的一切和爱我的一切,以及――包扎伤口的绷带,五颜六色的创可贴,鼓舞的微笑还有温暖的拥抱,不带任何异色的眼光和飞过彩旗的白鸽。我钟爱的,我期望的,我会为之微笑的,一切的一切,都伴随这蛋糕和红茶的香气,安静的,生机勃勃的,在这场不会,不愿醒来的梦里。

我相信深夜终将迎来黎明,我明白深夜总有微光,我只是太累太困了,夜很深了,晚安